东方隐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08-6-28
上次登录:
2014-03-20 12:16:53
邮件地址:
dfying@hotmail.com
  高高山顶立
东方隐的精华标签
总共19页 1 2345678910 >跳到
2011-4-8 17:17:16 
  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人脑好像一部计算机。因此,可以分成硬件和软件两大块来研究。我们接下来要读《探索脑》,这就相当于学习人脑的硬件结构。而上次学习《认知心理学》,虽然跟软件沾点边,但主要还是外围的接口技术,对于大脑的核心进程,我们还很不了解。这样的话,就相当于一个从来没有学过编译原理、操作系统、数据结构的程序员,他虽然也能写程序,但难以登堂入室,缺乏知识基础去学习更加高层次的理论。
 
如果把大脑看作一个OS的话,这个OS的核心进程是什么呢?我想大部分人都会同意,应该是自我意识。懂得了什么是自我意识,就能够进而理解很多现在还悬而未决的问题,例如什么是自由意志?创造力和灵感从何而来?人的记忆以何种格式存在?为什么人具有非凡的学习和理解能力?智能的实现又是怎么回事等等,这些问题,都可以归结到OS的这个核心进程上面。
 
麻烦的是,研究硬件容易,研究软件困难,前者用显微镜就能看到,后者无影无踪却无处不在,所以,对于人脑的OS,现在只能瞎猜。
 
《感受发生的一切》这本书,作者Damasio是世界最有名的神经科学家,对于人脑的硬件结构以及各式各样的脑损害导致的精神障碍,他了如指掌。所以,这个人的瞎猜,比较起其他人,就能更加沾边。他至少认识到了,核心意识,即产生自我的那个核心进程,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其他一切感觉都是来自于这个核心进程的。所以全书分成11章,最关键的就是第6章&ldquo...
阅读(2526) | 评论(2) | 收藏(0)
2010-11-23 0:26:36 
   
下面我要说的事情,是模模糊糊的一些灵感(你也可以说是猜想),如果对大家有启发,那么希望能够把接下来的想法拿出来分享;如果觉得毫无意义,甚至发现贫僧的计算充满错误,这也很正常。重要的是明白我想说的那个意思。还有,如果您是数学达人,希望告诉我,在数学上,有没有用拓扑学或者自指来研究数论的?有些什么结论了吗?
故事是从质数的性质开始,话说研究质数性质的专门数学,叫做数论,贫僧一点点也不懂。但是刚刚偶然看到以下两个定理,让我有些联想:
1、不存在一个能够得到质数的通用公式,甚至一个偶数是不是一定能够拆成两个质数这样的基本问题,也搞不清楚。
2、高斯证明,统计上说,小于N的质数数量为N/log N。
那个公式很眼熟,同计算复杂度的公式C=N logN或者熵的公式H=-∑P log P 只差一点点。 
另外一方面,质数是这样的一种东西,你只能通过把非质数排除掉来得到质数,而不能直接的说出什么才是质数。这种性质又让我想到了哥德尔定理的不可判定性。如果把自然数的运算当作一个闭合系统的话,那么质数似乎就是只能在外面才能看到的一种东西,因为假如自然数是混合在一起的,你不能比较它们的大小的话,那么你就没有办法“在里面”判定哪个数是质数,哪个又不是。自然数的大小似乎是自然数的唯一性质,但是却是在外面才能看到的性质。真正属于自然数本身的性质的,应该是它们的内在联通性。那些被分形结构联通在一起的是合数,排除在外的...
阅读(3471) | 评论(36) | 收藏(0)
2009-7-14 23:17:11 
  按,今天Jake大人指出了贫僧做学问的两大毛病,非常痛切实在,我听了以后惭愧痛悔。同时我想有这两种毛病的可能不止我一个人,所以整理贴出,一是表示反省,希望认真整改;二是也让有同样问题的朋友也能够受益。
下面是Jake大人说的话:
……所以我还是不知道你最终要给自己怎样定位。这是我一直困惑的事情。你要是定位一个哲学家,那了解到这些程度就已经足够可以的了。但是,从我跟你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你总是要认真做学问,做科学家的那种学问,那这样就远远不够了。必须有实证的东西才能悟透一个道理,不一定数学证明,但一定要做计算机模拟。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算法都计算机模拟,而是选择其中最重要的去做,直到最后捉摸透了,我昨天就用这个方法捉摸统计物理中的刘维尔定理,颇见成果。如果不是动手操作,你会觉得刘维尔定理简单的要命,不就是相空间中的一种不可压缩流吗?但是,如果不动手做,恐怕很难想明白为什么只有哈密顿系统才是不可压缩流,而非哈密顿系统就不是。
再有就是数理基础的问题,以前你用《通向实在之路》打数理基础,那是大错特错的。要打好数理基础,不需要那么“高深”的数学,只要更初等的,比如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把这些东西弄熟了,熟到随便拿来一道题,不用翻书也知道怎么做。这才是打基础。更高深的数学都是以这些为基础的。以前,听中科院院士郝柏林老师的课,他说过的一句话让我受益匪浅,“学理论物理的人,就应该没事儿就拿草稿纸推一推公式,你应该能凭...
阅读(2687) | 评论(11) | 收藏(0)

  下面是贫僧最近在思考的主要问题,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参与到这个讨论中,贫僧认为这个方向是有机会产生现实成果的。
 
这个问题就是:能否发明一种新的编程思想,这种思想是以自指为核心的,它可以做到别的程序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跨层次的学习,比如把握艺术的风格,等等。
 
1、编程层次
 
大家知道,程序语言虽然有成百上千种,但是它们的思想和结构都是大同小异的,可以认为,所有的计算机程序都是同构的,它们都对应于图灵机的长条纸带,也就是按照某种顺序执行指令的过程。在这个框架中间,它们只能做图灵机能够做到的事情。
 
但是,不同的语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它们的抽象层次不同。汇编语言是最底层的,而传统的C语言基本就是汇编程序或者说机器指令的简单对应,例如指针就直接对应于一段代码的物理开始地址,所以利用指针就可以把程序的执行降低一个层次,直接对程序本身进行操作,做到一些本来无法做到的事情,例如跳出这段程序,去修改别的程序等等,实现病毒的效果。所以在C以外的绝大多数语言,取消了指针的存在,也就是说,你只能在编译器提供的模拟器中间执行代码,不能够跳出这个框架。这相当于在PC里面又模拟了一个OS,你是在这个OS里面进行计算,外面的环境究竟是什么,你是不知道的,也不用知道。最明显的例子就是Java等“解释语言”,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它们是跨平台的。
 
编程  算法  自指   
阅读(7288) | 评论(23) | 收藏(1)
2014-03-20 14:54:31 

  贫僧按:修行要像『大学』里说的一样,日新不已,现在不仅要每天写点文章来检验修行功夫,还要画一些画来配文字,我不会画画,但是要逼着自己画,再丑也要画出来贴出来。因为越是怕丑越是不敢画,就永远没有进步了。历史就是贪吃蛇
当原始人学会扎木筏,开始向无边的大海中远航的时候,他们要说服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海没有看上去那么广阔,也没有那么神秘,在陆地上学到的规律在大海中也一样适用,他们是对的。科学也可以说是在随机性的海洋中寻找确定性大陆的努力。有意思的是,随着层次的上升,原有的规律会变成随机,而新的规律会再次出现,很类似于一首交响曲的主旋律贯穿于所有音符之中。例如量子尺度的微观粒子是随机的;但是粒子足够多,成了一个系综,那又遵循热力学的规律;热力学只有统计的意义,但如果粒子的数量再增加,从气体成了物体,那么经典的,严格确定性的力学又可以适用于质点和刚体上;物体再变多,成了三体,又会陷入不确定的无法预测的混沌中;混沌中的物体不断增加,成了一个星球,星球上出现了生命,这个生命却又是有许多进化规律的;乃至于个体的成长,社会的变革,历史的演进,都是随着层次的升高,下一层次中确定的规律被随机的潮流带入混沌海洋而消失,同时又有新的规律从海洋中涌现。历史是许多随机事件的组合,是所知的时空现象中最复杂的层次,不可能用物理学进行直接推演。但历史中也有着非常明显的,不断重复的规律(可参考汤因比先生著《历史研究》...
阅读(954) | 评论(4) | 收藏(0)

  
京师的一个好处是,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常常有真正世界水平的大师作品展出,而且一般都是免费开放,大家忙着赚钱,来看的人也并不多。于是我们正好静下心来品味,慢慢地,自己的心灵就会忘却烦恼,沉浸到一件件艺术品构成的气场中去,让色彩来安慰灵魂,于一时间体会永恒。(正在沙滩美术馆展览)


读过《GEB》这本书的朋友,想必都会对书中《This is not a pipe》的配图印象很深。这也是玛格利特先生作为现代艺术大师的最著名之作,放在展览的正中位置。作者认为自己的作品,表现的是“将诸多色彩放置于一起,使他们原有的表象消失,浮现出一个诗意的境界”;他还认为,真实物体本来的样子,与双眼能够见到的世界,两者之间其实是最没有关系的……人最清醒的时候,既非梦中,又非醒着,而是刚刚从梦中醒来,似梦非梦之时,艺术只有把这种感受揭示出来,才能更接近真实。


换言之,超现实主义的作品,与传统的绘画不同,它并不是一种对于表观世界感受的简单复制,而是力图向我们说明感官的虚幻。它不是一种以肯定形式出现的信息,而是一种特殊的,包含着对于信息本身的否定之信息;这个否定的指向,也并不是画框中的图形,而恰恰是观众心灵中正在发生的解读过程。


例如《This is not a pipe》,这是不是烟斗呢?当然它不是烟斗,是一幅画,包含了关于烟斗的信息,你的大脑经过解码,重现了这些信息,于是认为这是个烟斗,可是现在又告诉你,你不能这样解码,那么请...
阅读(2197) | 评论(5) | 收藏(2)
  贫僧按:好久没有同集智同仁见面了。今天聚会,又激发了贫僧的热情。对坚持活动的同仁们表示敬意!许多事情,还是要坚持下去。科学和宗教一样,不在于得到什么,而是一种信仰。因此,我们不要忘记做学问的初衷。下面是回家后写的听课心得。
 
大概有半年,我没有写东西,除了懒惰之外。也觉得在真理之海中,个人的一些思想实在是太不足道了,无论如何写,总是充满着荒谬和无知,似乎没有多大意思。另外年龄逐渐变大,心态也不断成长,发生一些微妙的心理变化。但是,再仔细想想,也未必如此,既然是真理之海,何必在乎对错是非?文殊菩萨说,我即法界,虚妄言说即是真理。所以,乱七八糟写上几笔,也未尝不可。今天集智活动,讨论的主题是Komologrov复杂性(简称K)。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主题,曾经在六十年代,被几位科学家,从通用人工智能、概率与复杂性以及递归可计算等角度分别提出。在整个信息科学中,K可能是最伟大的概念,但是似乎也是最无用的概念。(无用的含义是说,如果你把K从信息论中去掉,不会有什么损失,不会影响任何程序的运行,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实际应用是用到K的)什么是K呢?就是说假如你能找到一个最短的程序,能够把一个东西产生出来,那么这个程序的长度就是相对应于这个东西的K。举两个例子:圆周率Pi的K值就是一个计算圆周率长度的程序长度;一个人的K值可能就是人的DNA的长度(大约是一张光盘的容量)。如果K能够找到,那么世界就变得非常简单了。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什么...
阅读(1631) | 评论(2) | 收藏(0)
2009-8-3 21:15:46 
  昨天是集智的一次大活动,虽然只过去了一天,回想起来好像已经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且记上几笔,以资回忆,并供大家参考。集智成员大多数是年轻人,富有朝气活力,大家都对复杂性科学的未来满怀希望。贫僧云“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可是这个共同的目的是甚么呢?却暂时说不清楚。那就只能说一些说得清的事情。(可惜Xudong和Pem两位贤者没有来,因此缺少了许多高见,缺憾缺憾) 健康是本钱 Jake大人最近气色欠佳,我替他老人家诊了一番脉象,脉象偏急偏浮,看指甲半月板知道血气也不是很充实。大概是因为肝火太重,而锻炼又稍缺乏的关系,所以我劝Jake大人要多休息,多调理饮食,花些力气研究饮食滋养的道理。学问家往往全身心投入治学上,在饮食锻炼上没有足够注意。做学问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就的,因而总须作长久之计打算,因此贫僧教Jake大人打坐养气之法。其实打坐别无玄妙,就是让身体静下来,让心灵进入一种清醒自在的状态,在其中生命的本来功能自然就会开发(同睡眠不一样的是,睡觉是昏沉以后进入安静,平时则是杂念纷纷,不得安静,因而需要学习打坐),能够常常打坐,生命自然会自我调理修复,不会被疾患所困扰了。养生道理是很多很多的,这里说不完,也希望大家现在就开始留心此道。因为万一生病,那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到那个时候,真会非常后悔,平时为何不好好养生,故而先提醒大家一下。 践踏与反践踏 有个武力同学,近来非常喜爱国学,天天在北大蹭听文科课程。但是同...
阅读(2533) | 评论(4) | 收藏(0)
  好久没发贴了,灌点水试试看哈


贫僧按:这是我给一个朋友的mail,他姥姥在弥留中,为此十分伤心,我说转世可以看作一个科学事实,下面是我的解释。其实科学是可以和宗教兼容的,但必须对于现有的科学体系做一些扩充和修改。那种苏联式的僵硬科学的确不承认鬼神的存在,但这种生硬否认,不但和宗教不兼容,连和科学本身实事求是,用理论解释事实的起码精神都不兼容,这种科学是没有前途的。生命和死亡的这个事情要说的话,可以写一本书都不止,但能否从科学上看待转世,也就是死亡之后的生命?这两个矛盾的状态能否合二为一,成为一个科学事实?回答的关键,是你怎么来定义科学事实?须知科学要有一种怀疑一切的精神,有人说科学必须实证,但是到了鬼神的领域,宗教和科学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实证本身可能也要被怀疑,例如,事实A和事实B是矛盾的,但是它们可以同时成立。再如事件A发生在前,事件B发生在后,但B可以导致A,这些因果律、逻辑律,乃至客观真理的存在,都要像相对论怀疑绝对时空一样被怀疑。现在的科学还是在找“客观真理”,他们似乎以为客观真理譬如物理学是真的存在的。这点是最值得怀疑的问题。 只有见地达到这个高度,才能谈今世来世。我认为这的确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且是要从看似最不相干的信息论、量子概率等领域研究起,我们觉得,如果放到广义信息论的大框架中,生命的本质已经是,或者将来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科学问题(这也是贫僧的主要研究方向),...
阅读(1660) | 评论(7) | 收藏(0)
2012-8-7 9:37:52 
  我最喜欢讨论死,最近想通了一点道理,这里说一下。
先假设一个思想实验:“设想有一部三维复制机,把你的身体复制了一个,每一个细胞都一样,那么“你”在哪一个身体里面?”(这样的装置,在很多科幻片中都有出现,很容易想到。)
比较容易得到的设想是,既然思想是基于大脑神经皮层作为其物质基础的,大脑和身体被复制了,那么你的思想也分成了两个,各自位于一个身体中间,而且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就像把一个文件复制一份一样,自我也变成了两个。
如果这时候,消灭一个身体(假设用高能激光之类瞬间气化,没有任何感觉),那么按照以上的假设,一个自我意识也随之消灭,也就是“死”了。而且,意识没有任何对死亡的感受,因为随着死亡到来,能够感受到死亡的大脑和意识也随之消灭了。
另外一方面,另一个身体和随之产生的自我意识,也没有任何对于出生的感受,这是因为并没有什么新的信息告诉你,自我是刚刚被创造出来的。实际上,自我对于自我本身,什么都感受不到,能够感到的都是外界,都是幻象。
因此结论就是,意识是具有连续性的,即便你死了,你什么也不会感觉到(如果感觉不到死,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根本没有死这回事?)
而且,这个创生和湮灭的过程,并不一定要在同时同地发生,前后即使隔了几千年,你也不会感觉自己死了几千年。更加重要的,前后两个自我,他们的身体、大脑和记忆也未必要完全相同,甚至可以完全不同,庄周梦蝶,梦...
自指  自我  死亡   
阅读(2651) | 评论(16) | 收藏(0)
总共19页 1 2345678910 >跳到
2012-2022 www.swarm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