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质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15-02-15 11:33:13
上次登录:
2017-04-22 16:55:01
邮件地址:
18960304413@163.com
  
错质的更多标签
分析火影忍者的和解之印---最高聚涨态
2017-03-12 13:31:16    策略  搏弈  智慧  自指 

         我一直以来都在探擬深究生命的意义,还特别喜欢看火影忍者的剧情结局分析贴,火影展现的悲观黑暗世界却又有人能有希望最终点燃大家共同的希望,这无颖完美映射展现了复杂现实一个奇迹!火影世界大多是一个互相伤害仇恨的世界,也把大家互相伤害恩怨事件和各种忍术幻术血缘继承自然能量与身体能量物理上逻辑细节描绘得事无巨细画作风格唯美(作者岸本齐史似乎有完美强迫症噢),但故事主题所要讲的真正主题却是与此反面格格不入的“和解之印”。要理解火影不能只看漫画,需要有深厚的知识储备,特别是关于复杂系统科学的。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af7257d80101aa5b.html?vt=4 爱克斯罗德试验中的针锋相对策略          上面的链接结合火影展示仇恨的世界优如囚徒困境,根据电脑程序模拟实验得分最好的是针锋相对策略,但随后引来很多质疑。最重要的是认为其忽略了隐藏条件,即它假使现实人除了这个策略以外的其它方面都是平等的且个体都是有无限聪明能力的。这就如以下这个链接所讲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17233eb0100efvu.html?vt=4&from=singlemessage 关于“针锋相对策略” 个人往往缺乏违约准确识别被骗还帮数钱,精准打击:报复不到或报复范围过大。这就属于智能的作用或火影中各种血轮眼,白眼,轮回眼,转生眼,血龙眼开眼觉醒和各种加强感知忍术的作用。这就是自然界进化约模朝着更高智商发展的原因。

         而实现违约识别和精确打击的方法就是用比当前层级更细微层次的结构去穷举推演每个可能性(这会引入随机性),就是内聚循环泡沫化。相当动物一个输入信号没马上条件反射输出信号而是等待后续的几个信号混合推理想象了很久才发出动作(也可能隐忍不发)。二代火影千手菲间解说斑的血轮眼是心灵写照之眼,每次升级都要经历很强的感情创伤,强忍着不当场发作,让身体的所有查克拉集结在大脑中的当前阻碍神经元节点中,大面积发散另寻通道(相当于穷举推演每个可能性),就会根据自身经历与遗传随机找到很多新通道神经传导速度就加快了很多就可开眼,和武侠小说中的打通筋脉一样,随后身体记住了(智能包含很大部分的记忆)。         

           囚徒困境这个实验可以无限运行下去,它得出地数字分布也是动态浮动的混沌。什么程序都可存活下去,只是数量和得分的多少 ,而且没有这些坏程序好程序反而不能脱颖而出!最坏的程序也不会彻底地死掉,这就是火影里包括很多动画,武侠,神话故事中为什么坏人总是不能彻底杀死而是只能封印的道理。          

          哪怕唯一一次选择不同都算两个程序。现实中的针锋相对策略在经历以前同样的选择,也会因下次分开后各自的设身处地而有不同选择比如双胞胎,所以每个人的下一次选择由已往选择过后既成事实的个人基因序列和脑已有神经通路结构(包含往事记忆)共同混合当前时刻输入人脑信号在脑内穷举运算推演,但每一时刻当前也仅用到一点儿,犹如整个湖水中表面的一点波纹。相当于个体身体以生具有且后期不断储备有很多搏弈策略而不是单一的针锋相对,会根据不同的处境而触发。这个策略库(智慧智力库)有缓冲层级,首当其冲的是大脑皮层知识而知识来自社会教育,体内激素次之而激素又受当前食物影响很大,最后是基因而基因又是来自父母,基因本身没法首当其冲的产生对外搏弈策略。这是一种传承如细胞的分裂。

         这个状态在DNA双链中的开链中显得尤为明显。DNA每个时刻都有一个地方是不稳定的正在复制RNA或DNA模板的开链环节,以用来制造蛋白质酶以维持细胞运转或复制自身。当前开链环节DNA策略作用传导到细胞质再到细胞膜外围存在着一个时间差,这形成一个缓冲区,且细胞不是自我闭环控制的(如粘菌受聚集素的影响)。DNA每开链一个环节,随后就在细胞质内增加一种单一搏弈策略,简化表示为比如:总七局中的第三局合其余叛变以此循环,另一个为七局中第五局合其余叛变以此循环,我想像这类似音乐中的音阶音符或类似无线电中频率的二进制码。DNA不停轮换开链环节就像不断变频码率或弹奏乐曲,细胞质内缓存了一首歌的变频码率声波合集但也在不断的流失最前面的存入的缓存,DNA就是一整部CD或演唱会有很多首歌。外部环境会激发DNA去读取那首歌那个音符,外部环境通过影响细胞质改变也会整合改变一丁点儿DNA传承,翻录唱片总会夹带杂音。器官是一个比单一细胞更大的搏弈策略缓冲区,身体比器官更大但整合外部环境改变也是算极少。大脑有DNA储备的搏弈策略缓冲也随时整合改变了很多外部环境变化信号策略(以上讲DNA部分有抄袭集异壁)。蛇的毒素麻痺就是一种与神经元传导蛋白的搏弈策略刚好高度针锋相对契合变成平衡态失去活性的分子策略,腐烂细菌毒素就是类似“哈灵顿程序”的一些策反背叛比合作多很多的蛋白分子。佐助和鼬的天照黑炎,是连普通的火都会被烧尽的不把接触到的东西烧尽就不会灭的黑暗之火,是一种真正完全类似反物质基本粒子级别针锋相对的完全最终背叛态程序使混沌之态的火整合消失于无的宇宙原初虚空中!

         前面链接有讲在杂乱中程序会自发的合作,也只有合作得分才能更高才能生存下去,也即和解之印。在宇宙大爆炸初始夸克会自发地聚合成光子、电子、质子、中子,随后这些会自发聚合成原子,原子聚合为简单且有些还非常稳定的无机物小分子,然分子聚合的搏弈策略越来越复杂形成大个且多数脆弱的有机分子直至越来越高等的生物,目前宇宙的时间越往后会呈现越复杂聚合(聚涨)态的有机分子生物,这也是现实中和解之印的存在基础。但最高等的人类又是靠强大的大脑从生物中胜出,大脑里又是如粘菌的神经元聚合,我们生活中还常用霉菌造抗生素,神经元也是把一些记忆存在蛋白分子里,也靠小分子连接通道,甚至有人提出神经元有量子通道(我不认为有),真是从小聚到大但高等级体又从大利用到小。就像旋律的音阶,从低音阶升七次到高音阶,又从高音阶降七次到低音阶。

         http://mp.weixin.qq.com/s/4I8qN2hITcd6dU7kCRSwgQ整体的边界、信息的含义/作者王晓宇 ,这个链接就是讲大脑识别整体的趋势。

         前面都是讲聚合的趋势,似乎整个宇宙的最终聚合一定大于离散,真是这样吗?水会流成海。现实中有什么离散事件吗?我们看到细菌的消化分解酶分解腐烂尸体食物,燃烧石油获得能量排出废气。铀的自发分解裂变很容易,这种粒子之间/背叛态;氢气的热核聚变却很难创造条件,这是种粒子之间/合作态;氢气与氧气燃烧放热成水/合作态很容易,水分解成氢气与氧气却要用两个碳电极通过电流/背叛态很难;更多得是合作与背叛都很难,如把石头磨碎成粉末很难,把石粉烧结成石头也很难!看来宇宙本无合作与背叛的趋向,只能说它们各占50%但有点动态平衡有时有一方多一点。就如道家说的一切皆无(混沌),佛家说的空,三国演义开篇说的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呢!

          这样说我们为什么总能看到整体呢?和解之印又为什么存在呢?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智能智慧又是什么呢?那是我们身处在高聚合态中理所当然只能看到聚合态多一些,看到聚合态少一些的多数已离我们这个群体而去了(如抑郁自杀),适者生存应该只能算合者自合,离者自离(也可说合者越想合,离者越想离,合者越能看到合,离者越能看到离)。中文集异壁中有段佛家中的禅宗用脚随便胡乱踩捏绳结让弟子依法典解读成禅家说的公案都能成立(哈哈,好滑稽搞笑呀),而公案讲的都是自相矛盾的自指悖论,说明这世界处处都自指,处处都处于按规律利害关系自相咬合的混沌态中也即无,而禅宗却要弟子明知无意义还要到处播教说公案让世人自我理解让人人都知道世界是悖论的让人的心自由畅想不拘于前一时刻,让人心更快变换心态让世界趋向于更加混沌熵值变大变热。

         火影木叶村有一个组织叫根和它的组织者团藏,是木叶深厚见不得光的黑暗存在,它的成员藏在只听火影大人直隶属调派的暗部里(暗部里根成员不忠于不直接听命火影大人,而是听命团藏,像极了古龙小说流星蝴蝶剑里老伯手下最利害的杀手部队虎组竟然藏在龙组里面)。团藏哲死忠于木叶村这个大集团军队,但不听命于名义上最高领导人三代火影大人,其和另两位长老参谋一样实质上与火影平级合作。根经常专门在火影大人不知道或有时不同意时除掉一些对木叶有潜在威胁的人物或事件萌芽,他们的行为比暗部更隐密手段也更甚,成员能力和独立性也更强,是暗部中的暗部。但也是有这样的一个存在才让慈善光明正面的三代火影的治理能长期不受外敌侵犯,其实有一半还多很多不止的小冲突威胁都是他们处理掉的。他们中的有些人如佐井想要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中,但也有人自愿做 根成员如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就是这一类,当然最终止水做不到灭族而自杀,鼬暗地里接受团藏命令为了木叶灭了自己全部族人却还要带着冤屈假意出逃做叛忍加入晓组织做卧底被追杀,但鼬移土转生后开始承认自己错了而教鸣人拯救佐助,就因有这样的事件才会导致宇智波佐助不顾一切升级力量报复木叶村杀掉团藏,再有很牛逼的晓组织与整个忍界的对抗关系。都说明一个系统中总会有恶的背叛执念,越是像木叶这样光明总是隐忍合作的国度,他排出的恶的背叛的执念生出的毒刺就会越强,最终各国的恶的背叛执念纠集成了晓组织和十尾,这时各国忍者只能暂时又合作起来对付自己以往产生的恶的背叛集合,外敌威胁解除后又开始各自暗地里的角斗算计背叛。我们总会产生能力强出众独立的精英阶层与平庸甚至弱者但基数很大的平民阶层的对立,互相指责,互相转换但又终归一体。这就像电脑里的CPU与GPU和众多独立小芯片关系一样,CPU单任务串行处理速度快能力强大,但之后更大任务的游戏绘图多任务并行就需要GPU,CPU与GPU也可互转角色,而一些看似弱小的音频解码和网卡芯片就弱小专一高效,但电脑缺一不可合作对我们才有用。系统总会存在这种能力属性不均衡对立,就像火影不会真正完结,佐助和鸣人的对立会在别人和别的地方重新萌芽!火影是从整个平民阶层联合相对弱小精英阶层强大时的状态看,而黑客帝国里的易安与母体关系就是从精英阶层相对弱小平民联合阶层强大时的状态看,易安总是要被毁灭后回归母体,而后母体又重新慢慢逃逸出人员分子再次组成新的易安,这是母体修复自己错误的方式!这世界何时都会生出对立的混沌!

         我本人经常一干活就忙碌得心情澎派,变得喜欢忙碌;一安静一段时间就开始喜欢宁静变懒;我们总是习惯于当前状态疏于改变,也许改变状态后更节省能量,但改变状态的过程中总是比安于当前态更需耗费大量能量。但整个世界却又是变动的,永恒的存在且是安宁状态(我的上篇文章自指忘却时间的涨落)是一种希无飘渺的向往,但我们的大多数种文化追求却以此为主旋律。我本人承认我们在混沌的无意义中随机偶然性地硬生出只有存在这个意义,其它一切活动就是智慧本身,智慧就是我们与周糟事物的搏弈策略缓冲库,我们就是为了让群体得分比别的群体高。

         我们的群体意识像秦始皇一样迫切追求自身永恒的自指式的存在,之所以不一样只是以时间性目标来划分。我们群体意识在受到大灾难时追求短时间目标断尾生存,就连我们生存这个目标都只具有虚幻的时间性而没有永远的正确方向,所以我们还要在安逸时为了能在发生灾难时延续多方泡沫式发展累坠的长出很多尾巴,我们的智慧包含灾难时的逻辑思维记忆性,但要在灾后达到更加高的繁荣自指(自激,聚集)态。我们的正确性往往是以当前事件对此地域若干时间后最近的一次聚集再分配(如总统选举,国家两会听证,吸引子)为指引。就像粘菌在食物缺乏时的抱团聚集,再往高处移动后向周边弹射很远的孢子,又再单独生活繁殖以为下一次聚集,如此往复循环以保持自己维持在这个时变最高聚涨态!而当前的所有智慧决定相对一月后时局是对的,相对一年后时局又觉得是错的,相对五年后时局又觉得是对的,如此反复,但一百亿年后看人类当前的所有决定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为了保持时变最高聚涨态的那种飘飘然的感觉,我们要在单调的工作之余抽根烟,喝杯酒,出去迪吧,和一大群人聚会,更可怕地是我们服用毒品和兴奋剂等等一些事,我们总会自指(自激,自大)过头。所以显然自指天然地多多少少会产生智慧,但智慧绝不等同于自指!智慧往往存在于选择参与哪个周糟隅然兴起的聚集及何时去聚集;聚集后多久撒离的时机判断以夺得配置权限和授信权;与和哪个团体聚集,散落时如何分配的配置法。我们要为应付混沌的量子随机不确定性做内化模拟搏弈策略,并择取长期高得分者以传播复制,再被混沌推翻,再寻找,往复无限不循环。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