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兹的哀的头脑风暴
注册日期:
2012-12-29 01:37:33
上次登录:
2017-02-18 06:06:51
邮件地址:
kaiwentn@gmail.com
兴趣领域:
物理,心理学
  
华尔兹的哀的精华标签
物理(14)
科学, 科研, 与“科源” -- 一些最近的思考
2015-08-20 13:59:37  生活学习感悟  科研经验 

注: 我自己一般把集智这样的′危险科普′(Jake语)+跨学科交叉高级科普+脑洞性和思想性强+可能有未来科学萌芽(比如Jake一直强调的自指这座可能的金矿)的玩法称为′科源′或者′科元′. 

 

这里, 我记录下最近对科学, 正规科研, 和科源的思考, 包括如何让′科源′避免′民科化′的问题. 基本上, 我个人的主张是既要保持已有科学传统的优势与好处(实证, 踏实, 严谨), 又要思维活跃脑洞大开玩转′科源′. 两者能有机结合互相促进当然就更好了. 

 

1. 关于正规科研: 科学共同体, 涌现, 与对′平凡科研′的尊重. 

~没有任何一个人通所有科学知识,但人类科学作为整体却能把这些人类个体的知识和理解整合,进而作为整体进步发展。科学共同体就像一个大脑,每个研究者就像神经元,而科普,特别是跨学科的专业科普,就像神经元之间的链接。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喜欢跨学科的专业科普,因为不仅个人能学到东西,还能加强科学共同体这个大脑的神经元链接,增加整体整合与理解。这种科学共同体整体上的理解,是一种涌现(emergence)的性质,独立于单个科学家甚至单个学科之外。 


~做研究会永远感觉自己功底不够,比如沿着摩擦学-材料-凝聚态物理-理论物理与复杂性科学-数学(比如动力系统)这路一路更深,就永远没有尽头。这种看不见底的无尽感,是科学兴趣的一大源泉,同时随之带来的不确定感,无把握感,功底不够感,也是焦虑的一大来源。所以,适当的截断是蛮有必要的,有助于维持无尽与不确定之间的平衡。截断的分辨率之下,存而不论。当把所选的分辨率之上的东西都做扎实后,再推进到更深的地方,推进到更细的分辨率,也许能看的更深更远。更进一步思考,修好一个仪器,不需要懂理论物理;同样的,做好材料学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也不需要掌握动力学数学。这种“独立”于底层知识的成功工作,不仅是对实际意义实践意义而言,也许更深的看,是反应了人类科学探索中的“涌现”特性--材料学作为学科知识是物理学科的涌现而有其独立性。这种涌现性,也许就是那种“截断”的更深的原因。



~火影忍者里有个场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秽土转生的鼬,在封印长门后,告诫已经练成金身模式,非常厉害,并且决心要靠自己来结束第四次忍界大战的鸣人:“不要执着于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问题。要记得你还有同伴。如果你执着于自己的能力,无论开始是多么好的动机,最终你会变的和宇智波斑一样,在对力量的追求中迷失自我。” 这句话对于年轻气盛, 意气风发,立志要引领科学未来的年轻科学家也非常适用。永远需要记得,科学是科学共同体集体的事业,无论自己多么厉害,多么有创造力,靠自己一个人都是不行的。革命性的突破确实重要,但科学作为整体,它的稳步前进还是需要大量的实证,实验检验,修修补补,理论细节滋润,不断的精炼。即使是革命性的突破,很多时候也是来自一种集体的努力(例如量子革命),来自一种涌现。这些,都需要同行同伴,需要谦虚的合作交流,共同努力。也许你很牛而看不起一篇很中规中矩的paper,但无数这样平凡的paper汇聚在一起,像神经元汇集成大脑一样涌现出的集体的智慧与创造力,完全不是个体的智慧能比拟的.

 

 

 

2. 关于如何避免科源的′民科′化.

 

~卢昌海曾很好的定义和总结过民科现象: http://www.changhai.org/articles/science/misc/pseudo_scientists.php; http://www.changhai.org/articles/science/misc/what_is_ps.php. 要避免民科化, 只要参考着这些标准, 反着来就行了. 

 

~ 我自己的几点想法是: 1,在数学和理论功底不够时尽量不去和数学和理论界热门的大问题硬碰硬, 即使功底够硬, 破解这些大问题难问题也需要花很多精力, 而且成功的概率也很小, 还不如把破解这些大难问题交给正规科研来做。2,不四处张扬非要说自己的想法和研究挑战颠覆了现有大理论,而是脑洞归脑洞,随笔归随笔,科幻归科幻,或者叫危险科普啥的,标签要贴准确,定位要准,不能像民科一样非要把脑洞说成正规重要成果。3,对于这种非(潜)主流思考和研究,尽量往“元”,或者更抽象的,更偏认知的地方靠,比如科学的科学,对认知的认知,之类。我现在的目测是这种元问题不太需要相对论量子场论那样的重型理论武器,但又跨学科,超越主流传统,特别适合集智这样的俱乐部来玩。

 

 

3. 关于′科源′的定位, 意义, 与价值: 

 

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从哥德尔定理,到图灵停机,到混沌,到复杂,甚至到我之前有贴科普过的摩擦学,横跨这些集智的核心关注点思考点,除了“自指”这个可能的灵魂外,还有一个潜在的灵魂,就是对极限,限制,或者说边界的思考:哥德尔--数学和形式体系的极限,图灵停机--计算的极限,混沌--预测性的极限,复杂性--认识的某种极限(比如只能找到地震的统计规律,而非决定论规律),甚至摩擦学热二耗散本质也是物理体系的某种极限(或者根本限制,无法完美的无损耗的运行机器)。如果再考虑进跨学科功能,和危险科普,那么可以用个比喻:

 

主流正统科学就像正规军,装备精良,各种理论重器实验仪器齐全,可以和各种大问题难问题硬碰硬。科源则是和大部队配合行动的小股机动轻武器部队,作用是侦查(潜科学轻型研究,脑洞,危险科普),联络大部队个分支(跨学科高级科普),以及确认大部队扎营的边界和范围(对极限和边界的思考)。

 

 

2015-08-25 13:57:11
   赞,我觉得这篇文章开始有计算士的风格了。
登录后才可以评论,马上登录